吃刀群众

杂食动物
热爱吃刀
有刀请dd我(๑>︶<)و
请叫我:纽扣。谢谢(⌯¤̴̶̷̀ω¤̴̶̷́)✧

我遇到了老白!!!我吹两年!因为我遇到了两次!!!突然感觉我好菜,让老白救了三次……苦练技术,就为蹲老白!

想被认可/蝶蛛向

  我的文笔真的好渣啊啊啊啊啊!

  哭了

   避雷

有私心别的cp:摄香,牛舞,园医,杰佣,裘前,空祭,黄冒

  不知什么时候,她的心逐渐变成了冰块,有什么东西可以将它融化?也许是别人的热情,又或许是爱情——

  瓦尔莱塔是一只丑陋的机械蜘蛛,没人知道她曾经多么美丽,多么辉煌,她站在舞台上,以怪异的身材和诡异的动作来博人眼球,她日复一日的面对那些观众的尖叫,最后她学会了享受,即便她已从光芒万丈的殿堂跌到了万丈深渊,她也不必担心没有观众被吓到时那惊恐的表情和恐惧的声音,因为她学会了制造恐惧,从那些求生者身上流出来的某种红色液体,往往会让她更加兴奋。

  的确,只要是红色的物品,她都很喜欢。

她那像盘丝洞一般的房子几乎全是用红色装扮的,就连蛛丝也是红色的,因为她知道,红色她的某个同伴最喜欢的颜色,所以她将自己毫无保留的献给了红色,只为博她一笑,“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。”瓦尔莱塔脱下沉重的金属外壳,躺在床上,自言自语道。

  这庄园里没有过太阳,所以大家习惯把自己爱着的人当做自己的太阳。园丁的太阳是医生,空军的太阳的祭司,牛仔的太阳是舞女……还有很多人为了所爱之人的安危,拒绝暴露自己的爱,杰克和佣兵,小丑和前锋,摄影师和调香师,黄衣之主和冒险家,厂长与他的老对手……

  蜘蛛说:“我也有一个太阳,她璀璨耀眼,火红的颜色在她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进入我的世界,我喜欢她,她可能见过我,大概吧,毕竟……我是这样的渺小。她的实力很强,在短短几天就成为了和小丑平起平坐的人,求生者统称为丑皇蝶后。我也希望,我有一天也可以和她一样耀眼,她可以知道我是一个演员,这就够了。噢!我可真糊涂,看来这脑袋还是得像机械手臂一样去找人修理修理,我竟然忘了介绍她的名字!她代号‘红蝶’,名,美智子。”

  红蝶说:“妾身刚来到这座宅邸时,就看见了一个畏畏缩缩的人?也许吧,她的不管哪一方面比其他监管者都要弱,是一个并不突出的人。妾身想,她的表演应该不会继续了,但是,新出现的一次大变革使妾身和其他监管大吃一惊,妾身那时才明白,她之前的提前结束演出,只是为了下一次的压轴大戏,妾身也更加的了解她了,比如,她是一个演员。”

  红蝶苍白秀丽的手轻轻敲着一扇红色的房门,“瓦尔莱塔小姐,您在吗?”门缓缓打开,红蝶望了望四周,直到看见一只手不停的尝试够她的裙摆。“抱歉,瓦尔莱塔酱,妾身失礼了。”红蝶低下身子,对地下的蜘蛛笑着,瓦尔莱塔愣了一会,说:“噢!没事的,红蝶小姐,请问……嗯,您来我这有什么…嗯,事吗?”红蝶合上遮面已久的扇子,向瓦尔莱塔鞠了个躬,笑说:“妾身早已听闻著名演员瓦尔莱塔的表演秀,可惜没有机会看到,请问,您可以为我表演一下吗?”“哦!当然没问题!”瓦尔莱塔很开心,她已经做好了准备,她绝不能在她的面前丢脸。

  瓦尔莱塔的四肢动起来了,她表演的不是畸形秀,而是舞蹈!一个她自创的舞蹈,她曾经向往可以跳舞,可以为别人表演,如今她做到了。

  瓦尔莱塔停下了自己的动作,只有那一刻,她才觉得自己是一个演员。她觉得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触碰着自己的手,她转头一看,心疼的抚摸着她的手,“瓦尔莱塔酱……”红蝶突然开口,“怎么了?美智子?”蜘蛛一脸疑惑,“你以后和妾身一起住吧。”红蝶抬起头,深邃的黑色眸子止不住的看着瓦尔莱塔,见瓦尔莱塔没有回应,她便接着说“妾身会保护好你的,妾身不知你之前经历了什么,但是,你现在可以不用担心了,因为我在,有我,没人会让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了。”瓦尔莱塔鼻子一酸,从眼睛里掉下来几滴眼泪,没有人关心过她,没有人照顾过她,没有人理过她,但美智子做到了一切,美智子轻轻将瓦尔莱塔搂在怀里,说:“妾身的身体虽然很冰凉,但是妾身会尽妾身所能,带给你温暖的。”这时候,瓦尔莱塔摆在柜台上的冰冻之心有些融化的痕迹,或许,再过几天,瓦尔莱塔便不会在寒冷中独自迈步了吧,现在她走过的每个地方,都有一只红色的蝴蝶亲昵的跟着她,如同爱人一般,形影不离……

×现在是蛛皇蝶后了,我丑爷真的不太适合这一版本了qwq但我还是爱他!你回来了,欢迎你 @云辞若

嘱托/短篇/社园

嘿!我的女孩儿

  你记住

  当你离开时

  一定要记住不要回头

  你身后的沙尘会迷了你的眼睛

  一定要记住别停下脚步

  你身后的残肢会拉扯着你让你无法走路

  一定要记住不要停下

  你身后的怪物会跑过来把你撕成碎片

  一定要记住不要哭泣

因为我会听到你的眼泪落在地上的声音
 
那时我的心会比被千刀万剐更加痛苦

  听明白了吗?

  我的女孩儿

  艾玛·伍兹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永远爱你的皮尔森

朋友,听个令人愉悦的故事吗?/裘医/

我想我咕咕了有一两个月吧。。。(好像都三四个月了……)

咕咕的感觉真好(闭嘴)

裘医超好!

超甜的,放心,我什么时候写过刀_(┐ ◟ᐕ)¬_

我写的文超短哒!

我越写越烂了……

“伙计,你的故事往往这么悲伤”一位穿着讲究的老人叹了口气,说道。他身旁坐着一个小丑,小丑听了老人的这句话,他开始大笑,尽管从他带着面具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,是哭?是笑?还是悲伤。“老头,想不想听一个令人愉悦的故事?”小丑的声音很沙哑,有点儿尖锐。老人笑了笑,沉默着,似乎已经默认。“好吧,老头,你听好了,这可又是一个俗套的开头……”

  “很久很久以前,也没多久,就个五六年吧。有一个断了腿的小丑,一瘸一拐的走过一家诊所,他只是瞅了一眼,并没有进去,尽管他走过的路上都有一条血迹,尽管他头上已经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。突然,里面传来一阵哐啷的响声,随后冲出来一个娇小的人儿,她真的有够小的。她看着小丑,对小丑说:“先生,您的腿需要治疗,不然会感染的!”她很着急,小丑苦笑一声,“我?我的腿有什么可治疗的?残了就残了,死了就死了,更何况,我也没钱治疗。”他对面的小医生想了想,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,对小丑说:“额,好吧,先生,你赶快和我进来,我来治疗你的腿伤。”小丑应该是不耐烦了,比较大声的说了句“说了我没有钱!”“我不要钱!”对面小医生反对小丑吼了一句,趁小丑愣住的时候,拉着他的手,使出很大的劲儿才把他拉进了诊所。

  小丑感觉有点儿疼,不只是腿疼,还有那位驯兽师和微笑小丑在一块暧昧的样子,使人疼的接近疯狂。当他睁开眼时,他看见了在病床前忙碌的小医生,气就莫名其妙的消了一大半,疼痛也缓解了不少。“先生,你醒了啊。”医生看着小丑,小丑也看着医生。那一刻四目相对,小丑有种尴尬的感觉,因为他从来没有仔细的看过一个女人的脸,更何况那个女人还在看着自己!医生笑了笑,说:“先生,我来给你换绷带,像你这样,应该得先休养一两个月,后面看情况。”边说边倒了一杯水,小丑点了点头,接过医生的那杯水,咕咚咕咚喝了下去。喝完,他挠了挠头,医生似乎想起了什么,“那个,先生,你是不是在马戏团工作?”小丑只是点头,没有说话“那个马戏团今天早上已经走了,您……好像回不去了。”小丑摸了摸床头柜上放着的面具,说道:“也许,他们本来就不想看见我吧,这次事故,刚好成了他们的心愿。抱歉,我还得麻烦你几个月了 。”微笑小丑靠专业的表演赢得了上等人的赞赏,哭泣小丑的表演也能完美的取悦那些上等人。

  “当那位小丑博得医生的同情后……”小丑仍自顾自的讲着,身旁的老人突然站起身,拍了拍衣服,对这位小丑说:“我先走了,小伙子,人老了,听故事都没法听太久。”小丑回过神来,笑嘻嘻的说:“好啊老头,明天也在这,我等着。”老人拿起帽子,向小丑告别。“走了,好啊,不好啊……”小丑还坐在这椅子上,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朵花,“艾米丽,看,这花,粉嫩嫩的,多可爱。”小丑站起身来,走着走着,走到一个绿色铁皮的邮筒面前,小丑将一封信投向里面,又走到一个电话亭面前,小丑又将电话薄里的一个号码撕下,停在一个小花坛前,小丑精挑细选的摘了一把美丽的花儿,放在他头上的帽子里头,端着又走了起来,走过一个废纸厂,小丑挑挑拣拣的选了一张蓝白相间的新崭崭的纸,包住了那一束花,重新将帽子戴在了头上……最后,小丑走进了一个很大的墓园,走了很久,到一块墓碑前,蹲下,将贴有姓名和电话的花束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那台子上,亲吻这那块墓碑,说着:“好看吗?呐,电话号码你一直在问我,给你啦,记得打电话给我呦!”

  “祝你好梦,艾米丽……”

试图玄学,成功单抽出奇迹

前面的图忘截了。

魔人者联盟牛逼!!
蠢秋骨叔老白!你们是最厉害的!
牛逼啊各位!


(因为太激动,手抖,没拍好,原谅。老白人气过百万了啊啊啊!)

杰园【新手预警】【现实与梦境】7

新手
重题目纯属巧合
现代和在庄园时的
现代伦敦是丽莎·贝克×小时候的杰克
庄园里是开膛手杰克×艾玛·伍兹
ooc预警
第一次写文,如有不好,请多包涵
极短
那?开始?
            ==========游戏==========
   一阵眩晕之后,艾玛来到了一个地方。
   “圣心……医院吗?”艾玛看了看周围的环境,果断下定论。
   听到远处修电机的声音,艾玛看到了艾米丽,随之也走进了大门旁的破房子。
   “艾米丽!”
   “嗯。”
   “你刚刚进来的,那么……是谁在修电机啊?”艾玛看看周围,但并没有第二个人。
   “是……是我……。”库特从门外走进来,“刚刚心跳突然变快,我以为监管者来了,不过……现在没事了。”库特平静了一下心情,继续修电机。
   “对啊,刚刚的确有心跳声,但是,现在怎么又没有了呢?啊!是那边……”艾米丽指了指废墟,艾玛的目光也看着那边,“那个高高瘦瘦的身影应该是杰克,但是……他为什么一直在废墟绕圈子呢?”艾玛疑惑道。“啊!那是,奈布,他在溜监管者!”
   “艾米丽,这个杰克好像一定要追到奈布,不抓我们诶。”艾玛瞧着远方两个仓皇的背影。
   “对啊,为什么不追我们。”艾米丽随着艾玛的目光,又瞧向远方。
   “不过,这个佣兵可真厉害,居然把杰克溜得团团转。”艾米丽目光锁定着带着兜帽的那个。“对啊,真的好厉害啊!”艾玛眼睛里闪着光,语气充满了对奈布的崇敬。
   “那个……”
   “嗯?”艾米丽和艾玛同时向后看去。
   “你们是不是忘了还有一个队友?”躲在屋子里修机的库特默默的说。
   “嗯,忘了。”艾米丽的话字字戳心。
   “果然,医生切开是黑的。”库特小声bb。
   “嗯?你说什么?”艾米丽亮出了针管,在空中挥舞着。
   “不……没有……真的没有”库特说完,立马把头低下,继续修电机,身上直冒冷汗。
   “好了,艾玛,我们继续看吧。”艾米丽笑着转过头看向艾玛。
   “艾米丽,不好了!你看!奈布被打了!”艾玛指着远处对艾米丽说。
  “这!不好,艾玛,加快修机速度!”艾米丽突然跑向电机。
   “哦,哦,好!”艾玛如梦初醒,但也很快加入了修机的队伍。
  (冒险家:无视我也就算了,还不修电机,lz都快修完了才来,mmp听见没,mmp。)
(医生表示没听见)

—————
给自己加油^0^~。

我觉得网易爸爸出一个十个求生者,两个监管者的模式比较好,或者三个监管者(怕不用玩了)。*٩(๑´∀`๑)ง*